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球市场 >

刘德伟:后疫情时期商品高波动背景下 聚酯企业利用期货辅助经营

时间:2021-04-08 11: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15 点击:

4月7日,大商所、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下称“石化联合会”)共同主办的“2021中国化工产业(衍生品)大会”在杭州举办。厦门国贸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德伟发表主题演讲《后疫情时期商品高波动背景下,聚酯企业利用期货辅助经营》。

厦门国贸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德伟

厦门国贸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德伟

以下为现场速记: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向大家汇报近期关于聚酯企业如何利用期货辅助经营。

我的汇报分两部分:涉及到宏观面跟基本面,与前两位领导的重叠的,我就不讲,主要着重跟大家汇报企业套保的经营理念。

2021年,我们做股指研究框架,主要看疫情管控的好坏,另外是全球经济刺激带来的通胀上升、OPEC与非OPEC之间的博弈、地缘政治的影响、美元波动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而这里面我个人的观点,目前很多经济学专家或者研究货币的,都认为看到美国的十年期国债利率急剧上升,大家用各种模型演算和推测宽松政策什么时候结束。我个人认为按照美国过去几个月以来,一个是1.9万亿,现在提出来基建计划,由美元带来的向全球各国的通胀传导,我认为6-8个月之内不会结束。基本面的影响,主要是供给端的波动、需求端的恢复、替代品的影响,前面的赵总讲的比较详细,我也不罗嗦。

整个2021年,我个人认为还是宏观面决定了大的方向。基本面呢?行业自己本身的供需是这样的波动空间。作为疫情后的经济时期,第一年就是指今年,我认为主基调走的是接近复苏的通胀抬头的逻辑,所以大的方向上,我不建议过分看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研究自己行业的基本面,探讨具体的波动空间在哪个范围。

我们可以看一下到2021年3月11日,整个从原油传递下来的所有化工品种包括化学品种都在上涨,乙二醇28%涨幅算不上疯狂。原来根本算不上明星的FDY,港股超过了40%,连粘胶短纤都达到了36%,更不用讲已经涨得怀疑人生的40D氨纶。通过这个,我们可以明显看出来在上游向下传导的大水漫灌的情况下,所有产业链上的品种只有涨多涨少的问题,并不存在某一个品种会出现什么阶段性的背离大势的走势,从通胀来讲不可能。但是大家也可以看到提供给乙二醇厂商的利润空间,我们可以看乙烯涨幅只有23%,相对来讲对于乙二醇走乙烯路线的厂商来讲相对反而同比2020年更加有利。

基本面,我们怎么寻找给我们定价的锚?生产集中投产下的乙二醇市场特点:1.乙二醇原料和生产工艺多元化,导致曲线成本陡峭;2.乙二醇单吨投资强度大,装置运行折扣成本高,现金流成本差异大。什么意思?投资越多的乙二醇装置,你让它完全把生产线停下来,他自己承担的成本越大。而且从制造型企业维持经营现金流的角度来讲,也没有哪家企业轻易敢下决定把企业负荷降到60%以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能够看到中国的企业在全球竞争当中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就是我们已经没有现金流的情况下,来自于中东、来自于美国的乙二醇仍然比我们的成本优势还强大,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要面临的全行业的亏损压力;3.乙二醇供货半径时间周期较长,供应出清和恢复周期比较长。也就是说我们看2021年PTA定价的锚在350-400的现金流成本上,但是乙二醇的定价的锚主要是看整个中国地区主流港口库存有没有能够满足全产业的需求。

从下面的假设条件,比如我们看东北亚乙烯按照730美元/吨,甲醇是1550,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7.14,动力煤是510,可以从这个图明显看出来考验中国企业,首先面临考验的就是国内煤制乙二醇490万吨的成本压力最大,紧跟的是外采乙烯,然后是外采甲醇,看到成本压力最低的来自于中东和北美进口。从这个立场来看,当乙二醇来自于成本端的压力开始带来减产的时候,什么时候由于乙二醇生产厂商的负荷降低,能够压到我们认为的生产提供最低的成本保障线的时候,先把煤化工的压到50%的开工率,紧跟着把外采乙烯的装置和外采甲醇MTO的装置,加起来600多万吨压到没有现金流,只能停留在50%左右的开工率的情况下,就达到相对国内的生产负荷的低点。

各个工艺的利润情况,不再一一赘述,大家都可以从相关的网站上查到。通过每一个办法来测算,比如说石脑油怎么算,我不再罗嗦。

从整个新产能投放来看,前面的专家也讲了2017年到2019年,PE和Meg新增产能相继投产,我们今年也主要看民营炼化,比如说浙江石化4月底乙二醇是否能顺利产出来,卫星石化和煤制乙二醇投产的过渡期,对我们短期的陈的供需面产生多大的冲击。反而是海外新增产能对中国的市场影响偏小。但其实这里面我也有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可以注意到为什么来自于中东的乙二醇成本那么低,这些中东的也好,美国的也好,我不提名字,这些主流的国外乙二醇厂商为什么不像国内厂商在竞争的时候,只要我有钱赚,我就加大哪一个地区的供应链?这一点,其实是中国企业将来走向国外值得学习的地方。因为国外厂商在中国市场卖乙二醇,比如你抬一个现货,他定一个现货的价格是测算国内生产厂商自己的盈利水平,他不是说只要我有钱赚就加大对中国的运量,他宁可花更高的运输成本,把一部分乙二醇拖到东南亚其他国家甚至运到欧洲,也不希望在亚太地区把主流的销售量最大比例的乙二醇价格打下来。

这里面还有一个基本面数据,就是乙二醇国产供应链环比回升,外盘装置开始重启。具体详细每个月的数字,不再罗嗦。

看目前港口库存情况。实际上大家可以看到主流的,无论是张家港还是太仓,2021年同比2020年,这个蓝色是2021年,红色是2020年,都有比较明确的库存下降的点。所以说大家再看MEG港口库销比,2021年的数据与2020年正好大相径庭,当然去年是有疫情的压制,但是你看2019年,从这个库销比上,大家就能理解为什么在今年一二月份乙二醇出现价格急剧上升的行情。

下面再看从下游需求提供给乙二醇供需面的负荷自身的情况,这个数据也是显而易见,准确的不用读,大家也可以看到无论是长丝、短纤、瓶片,整个都负荷,都处于过去三年来看是相对负荷的高点。像短纤,更是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部分主流厂商居然在一季度能把二季度的货卖掉一大半。

汇报完了基本面的情况,我们看一看整个企业操作与不操作期货手段,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情况?比如说我经常喜欢列这个表,我们来看一下我们作为聚酯中段的厂商,比如说12万吨的纯涤纱、314万吨的化纤企业(它有POY、FDY、DTY,而乙二醇用标配的80万吨的产能,PTA用标配600万吨产能。对应的就是在2021年一二月份,我们看一下整个乙二醇的涨价幅度是1947元,PTA涨1065元。如果我们给出它的常规库存,比如说物体原料一般要保留8天库存,液体原料要保留14-15天库存,你把它的原料库存和产品库存加起来,我们看短短的两个月,如果单说库存的增值,对于一个涤纱企业就是1250万,对于一个300万吨的化纤企业,它的价格涨幅就是4.4亿,乙二醇库存能增值1.7亿,PTA库存能增值8.76亿。就是说如果你对于一个基本面做出一个基础看涨的大方向的判断,这样的话我就享受整个货币放水带来的价格上涨,我就不要使用套期保值的手段了。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